新華社記者 齊中熙 樊曦
  “政府監管沒錯,但怎麼管才是重點。把一些不規範的地方完善,還不能扼殺掉這些移動互聯創新產品,政府要真正實現‘到位’而不‘越位’。”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許光建說
  交通運輸部日前向社會公佈了《關於促進手機軟件召車等出租汽車電召服務有序發展的通知》(征求意見稿),就社會上風行的打車軟件做出相應規範,並公開徵集意見。
  目前,我國共有出租汽車134萬輛,年客運量達401億人次。打車軟件最火時,日均接單量超過1000萬,現在每天也有約300萬人次使用打車軟件。對這一創新的互聯網服務模式,政府到底該不該管,如何管?
  “硬幣總有正反兩面”
  “現在打車,不用路上攔車,在手機上點幾下就行。”今年開始,幾乎每天下班時間,任麗就會用打車軟件叫輛出租車到單位門口。“前些日子幾個打車軟件還搶著送補貼,的確方便又實惠。”
  隨著信息技術在出租車行業的深入應用,出租車電召服務逐步普及。近兩年,手機打車軟件迅速發展,特別是“快的打車”和“滴滴打車”給乘客和司機獎勵以來,一下子顛覆了以往打車的體驗,激起了司機和乘客的使用熱情。
  對手機打車軟件,交通部門總體給予正面評價,認為“改變了出租汽車以巡游為主的經營模式,很好地培養了乘客預約出租汽車的消費習慣……對於優化出租汽車資源配置、緩解打車難、降低空駛率都有一定作用,受到了司乘雙方普遍歡迎”。
  就像硬幣有正反兩面,使用打車軟件也不儘是好消息。
  如有些司機為了搶活,準備了兩三部手機,同時下載好幾個打車軟件,造成開車時手忙腳亂,釀成事故;有的“黑車”司機也下載了軟件,助長了非法經營;還有一些出租車司機,會根據訂單路程的遠近、乘客有沒有選擇加價等因素,挑客、宰客……
  “打車軟件在方便乘客和司機的同時,也確實帶來了擾亂價格管理秩序、影響行車安全、助長非法運營、加劇部分乘客‘打車難’和服務過程難監管等問題。”中國道路運輸協會秘書長王麗梅說。
  政府是否應該出手
  對打車軟件的迅速發展,到底是應該交給市場任其發展,還是應該政府出手規範引導?
  對此,交通部門的意見是,“對出租汽車手機召車軟件總體上應當支持鼓勵發展,但應對存在問題進行調整規範”。
  打車軟件的運營商在總體上支持有關部門對行業發展就出規範的同時,也表達了自身的憂慮。
  “滴滴打車”運營商——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副總裁王欣表示,基於移動互聯技術的打車軟件,特點是人與人的溝通,方便快捷,軟件升級換代也很快。但如果把所有電召模式統一到一個平臺,並統一車載終端設備,一方面會導致今後設備升級緩慢,一方面像現在各軟件服務商的差異化競爭模式將難以體現。
  下轉第十六版
  上接第一版
  “政府建立一個監管平臺可以,關鍵在於政府是不是還利用這一平臺負責統一調度?另外政府負責搭建平臺,建設方和運營方是分離狀態,能否適應今後市場的需求?移動互聯網產品的創新性如何體現?”王欣說。
  交通部公路科學研究院研究員楊英俊表示,無論是打車軟件,還是電話、互聯網約車要全面發展,構成一個立體的電召模式。發達國家出租車70%通過電召提供服務。我國出租車發展目標,也要由傳統方式向電召轉變。
  他說,一些中老年人打車可能習慣傳統方式,對智能手機操作不熟悉,當市場幾乎完全被打車軟件占據後,傳統電召方式幾乎被“摧毀”。
  “一方面要充分發揮市場的作用;一方面要發揮好政府的監督、規範作用。”楊英俊說,當前征求意見稿中提到的統一接入和管理,我理解只是統一運轉平臺和硬件終端設備,但並不改變各個軟件的功能,也不影響各個軟件之間利用各自優勢進行充分競爭,而同時有利於政府監管和雙方信息資源的互通共享,這方面大家不要誤解。
  監管要到位不越位
  對待打車軟件這一創新型產品,要通過改革創新的方法,改進行業管理,強化市場監管。對所有市場參與者營造開放、公平、有序的市場環境,但應採取有效措施,規範解決當前存在的各種問題。
  征求意見稿提出,各地交通部門應當逐步實現出租汽車電召服務的統一接入和管理,實現人工電話召車、手機軟件召車、網絡約車等各種方式提出的召車需求信息,通過統一的平臺運轉,並推送至統一車載終端播報。
  此外,對於軟件客戶端的管理,明確要“驗明正身”,保障使用者具有合法經營資格。對防止出租車司機利用打車軟件趁機加價、安全使用打車軟件、加強服務監管方面,意見也相應做出了規範。
  “包括客戶端的認證、行車安全管理,在技術上不難實現。在接受政府監管方面,其實‘滴滴’在北京、深圳、重慶等地也進行了實踐。我們把自身平臺上的數據做到實時與地方交通部門共享,基本解決了主管部門監管不到位的問題。”王欣說。
  楊英俊表示,現在一些地方相繼出台了對電召模式的規範意見。政府提供的,應該是一個公平、公正的市場環境,或者說是“兜底”服務。
  “政府監管沒錯,但怎麼管才是重點。把一些不規範的地方完善,還不能扼殺掉這些移動互聯創新產品,政府要真正要實現‘到位’而不‘越位’。”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許光建說。
  中國消費者協會律師團團長邱寶昌提出,用“看得見的手”規範市場秩序,讓“看不見的手”更好地發揮作用,但前提是充分調研論證、多方聽取意見、公開透明決策。如果僅僅用兩周時間征求意見就通過,未免草率,建議對征求意見稿從不同角度討論出多個修改版本,充分論證。
  (原標題:對打車軟件,政府該不該管?)
創作者介紹

張繼聰

kz49kzpvd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