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8月28日,美國總統奧巴馬舉行新聞發佈會,儘管發佈會議題嚴肅,但他身穿的一套淺色西裝卻迅速成為媒體和觀眾關註的焦點,甚至有人以“西裝門”進行調侃。儘管新聞發佈會的主題是伊拉克局勢與烏克蘭危機的美方立場,但奧巴馬身穿的米色西裝卻迅速抓住了人們的註意力,甚至在某種程度上轉移了焦點。
  中新網9月2日電 美國《世界日報》1日社論稱,奧巴馬目前面對兩項重大外交危機:一,是否下令空軍轟炸IS敘利亞境內基地;二,如何回應俄烏問題。民眾期待之際,奧巴馬日前卻大潑美國人冷水。分析指,全球正出現地殼變動式的政治大斷裂,美國不能以二戰和冷戰霸主思維去應對,必須冷靜虛心,對症下藥。
  文章摘編如下:
  儘管多數共和黨議員和民主黨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為首的鷹派,都強力主張美國須立即對IS還以顏色,但奧巴馬卻回應,想根除像毒瘤一樣的IS不易,需要時間,也不能只靠美國,需要密切與盟國伙伴一起做。民主黨同志、重量級參議員範士丹周日都加入批評奧巴馬行列。
  至於俄烏,奧巴馬迄今把責任指向普京,口誅筆伐,但也明確表態,烏克蘭問題沒有軍事解決之道,只能走政治談判。看似軟弱的回應,可能導致奧巴馬已很低的民調將滑得更低。但無可否認,他也掌握住美國人不願再卷入國外紛擾的主流民意。
  美國經歷兩場師老無功的中東戰爭和經濟長期不振,多數美國人無心亦無力再以天下為己任,不想再一手旋乾轉坤。共和黨傳統孤立主義勢力在興起,聯邦參議員保羅‧萊恩大力呼應奧巴馬。他認為美國不能老是先拔槍,而不考慮後果。
  去年此時,鷹派紛紛主張美軍立即轟炸敘軍,奧巴馬卻懸崖勒馬,否則今天阿薩德的死敵“伊斯蘭國”可能更壯大,可見鷹派主張無先見之明;今天他們又主張轟炸IS在敘利亞基地,顯示亦無後見之識。
  萊恩的批評也許過於偏頗,反映美國部分人仍習慣做“世界霸主”的心態,不能正視現實,認清時勢,無法接受中東和東歐“先看美國和西方臉色”的時代已一去不復返了。
  奧巴馬常說,普京企圖恢復俄國傳統勢力範圍,是19世紀的落伍想法,IS更是中古世紀的思維。但真正認識不清時代的人,可能反而是在奧巴馬左右的西方人士。
  二戰後西方建立的國際秩序,進入21世紀後,隨著歐美的世界經濟政治勢力相對減弱,非西方的區域分量上升。西方主導政經軍實力和話語霸權都已隨之而變。小布什兩場中東戰爭加速西方的衰落;中東和東歐最近一些事態,以及中國崛起和中日之間的尖銳對抗,都是歐美無力插手改變的世界大勢。
  奧巴馬在西點軍校演說指出,美國軍力世界第一,但世界上不是每件事都像釘子,可用鎚子解決。歐美勢力退縮,中東和東歐傳統勢力和文化對抗重新興起,宗教、民族、文化各斷層不是美國完全能理解,更不是美國軍力能解決;軍力打擊手段最多只能發揮短暫錶面的治標作用。奧巴馬不肯隨鷹派起舞,不願輕易拿起鎯頭,可說也有自知之明。
  如今中東局勢日益紛亂,已脫離美國所能掌控。日前阿聯酋發動長程空襲,靠埃及加油補給,轟炸利比亞境內的伊斯蘭教派民兵,事先完全未知會美國。這種事過去完全不可想象,現在卻發生了。又如,土耳其等支持中東各國穆斯林兄弟會勢力,造成與埃及、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政府間的強烈對抗,是中東地緣政治出現大變化的徵兆,但美國只能置身事外。
  全球正出現地殼變動式的政治大斷裂,美國不能以二戰和冷戰霸主思維去應對,必須冷靜虛心,對症下藥。奧巴馬認為美國尚未形成整體戰略,不宜輕舉妄動,雖讓很多人失望,但做法也合乎大變動中的國際態勢,更呼應美國多數民心。最後能出台什麼對策,才是觀察美國國勢走向的更重要基點。  (原標題:美媒:全球政治大斷裂 美須冷靜虛心放棄霸主思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z49kzpvdq 的頭像
kz49kzpvdq

張繼聰

kz49kzpvd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